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留学生们向往的英国是什么样的?令人怀念的日不落帝国英国旅行

2022-11-29 02:50:13 3166

摘要:伦敦英国是马哥继法国之后到访的第二个欧洲国家。很多年前的学生时代,马哥从法国去过两次英国。第一次从法国布列塔尼地区北部的Roscoff小镇乘坐著名的Brittany公司豪华渡轮横渡英吉利海峡到达英国的普利茅斯,然后一路北上。Roscoff小...


伦敦

英国是马哥继法国之后到访的第二个欧洲国家。很多年前的学生时代,马哥从法国去过两次英国。第一次从法国布列塔尼地区北部的Roscoff小镇乘坐著名的Brittany公司豪华渡轮横渡英吉利海峡到达英国的普利茅斯,然后一路北上。Roscoff小镇非常之小,连火车站都没有,马哥记得法国铁路公司SNCF火车到了最后一站之后,把剩余的要去Roscoff的乘客安排在一辆大巴上,大巴的车身上的标识也是SNCF。傍晚天快黑了,最终大巴停在了Roscoff小镇的镇中心教堂广场上,广场旁边还堆了一些农作物。小镇虽小,但是来到这个渡口的乘客还是不少,一大清早天还没亮就到英国了。


到了英国的港口进关的时候,只有一个摆放着一张普通桌子的边检口,警察拿着我的护照和签证足足看了至少5分钟,反反复复前前后后,又查电脑纪录,后面可排着等着长长的队伍。本世纪初从那个地方进关的中国人马哥估计非常稀有,因为全船几百人就我一张亚洲面孔。最后警察指着我的法国签证问,你在法国是做什么的?我说我在法国是学生。这下警察似乎恍然大悟,敲章过去了。


话说当时在英国驻法国巴黎大使馆拿英国签证是非常方便的。在大使馆官网查阅准备好所有的资料递交时,面试官会当场面试,提三个简单的问题,问完之后面试官直接说下午4点来拿签证。办理签证不用预约,上午开门时排队入场,当天下午可取。马哥申请的是6个月多次往返旅游签证。


第一次从英国回法国仍然是坐的Brittany公司豪华渡轮,这次是白天,到了法国北部的著名旅游城市St. Malo。后来第二次往返英国则在巴黎伦敦之间乘坐欧洲之星高速火车。


英国马哥去了不少城镇,参观过一些大学,最北面到过苏格兰的阿伯丁。英国向来是留学生的热门目的地。在美国放开留学政策之前,英国一直是我国留学生前往最多的国家。


以下是马哥当时的笔记:


普利茅斯


普利茅斯是我见到的第一个英国城市。城市的空气中充满了大海的气息,整个城市都被海鸥的声音所笼罩——普利茅斯的一大特点。市中心的几条商业街及其尽头几乎是城市的全部。如果普利茅斯在中国的话,充其量只能算作一个镇的规模。海边的皇家堡垒让人感到了英国王室的无处不在,也算是对游人的一大贡献。在普利茅斯,我第一次感到了英国教堂与法国教堂的不同,虽然我不信教。


阿伯丁


经过了十八个小时的长途车旅行,我终于来到了著名的苏格兰花岗石城阿伯丁。阿伯丁位于低地,从进城的公路上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规模。看到了阿伯丁,实际上也看到了苏格兰的宏大。果然名副其实,全城大大小小的各类建筑都以花岗石为原料而建,而且是大块的花岗石。因为有海上油田的缘故,阿伯丁已经成为苏格兰经济的支点之一。在阿伯丁,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苏格兰人的民族情绪和苏格兰人特有的英语口音。城市中心同样具有英格兰浓烈的商业气息。

爱丁堡城堡

爱丁堡


作为苏格兰的首府和著名的旅游城市自然吸引了众多的游人。城市的主街居然全是卖苏格兰纪念品的。相信每一个到爱丁堡的人都不会错过它的城堡。城堡在老城,老城以拥有众多的古建筑而闻名,新城则以整体的规划设计风格而著称。我花了半天的时间游览了爱丁堡动物园,在这里我看到了企鹅,企鹅是爱丁堡动物园的标志。在我离开苏格兰之后,仍然时时想起我一路进入阿伯丁的秀美景色:起先是白皑皑的雪铺在层层的山上,而后一边是海中涟漪,一边是农庄原野,牛羊马驹,加之晌午的缕缕阳光妩媚大地……我不得不感叹:苏格兰,太俊了!


诺丁汉


因为有了一位中国校长,很多国人都知道了诺丁汉大学。诺丁汉大学主校区的校园是让人向往的。它那一片片翠绿,小山,河流,松鼠,无不让人有一种舒畅和悠闲的感觉。作为一个诺丁汉大学的学生,我想会是幸运的。诺丁汉城以红色粉饰自己,这一主色彩在中部和北部英格兰是不少见的。不过整体而言,仍然掩饰不了它给我的一种破旧感。这种破旧感是英格兰中北部留给我的基调印象。诺丁汉城堡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风采,倒是侠盗罗宾汉的雕像树立在正门左侧,可算是一个旅游资源。


拉夫堡


拉夫堡是英国的一个小镇,位于诺丁汉和莱斯特之间,坐公交车从诺丁汉就可到达这里。相信是有了拉夫堡大学才让这一普通的小镇拥有了更为活跃的氛围。同样,小镇也给予了大学人文的支持。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学习或生活,我设想了一下,只有一种可能的心境:大学校,小生活。

伦敦

伦敦

伦敦


伦敦是我第二次英国之行的第一站。因为有了第一次旅途的见闻,对伦敦并没有太大的奢望。不过伦敦比我原先设想的略好,至少值得骄傲的是地铁要比巴黎的新。伦敦有很多的商业街,有大量的游客,这很容易的让我想起了上海的淮海路和南京路。公园在英语中的意义在伦敦有精确的阐释:一片大草坪加之几棵树。海德公园一向有自由演说,主题是宗教。相信上帝还是相信自己,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白金汉宫作为王室的象征是不容错过的,我一并看到了仪仗队的表演。西敏斯特是伦敦不多的古建筑集中地之一,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泰晤士河的地方。伦敦塔桥没有我想象的神秘,倒是下班人潮的疏散地。大英博物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,我用了两个下午的时间逛遍了全部展厅。最多的是希腊和罗马的展品,毕竟他们是欧洲文明的发祥地;也有其他欧洲各时期和各国以及非洲、美洲、亚洲各国和我们中国的文物。我第一次看到了韩国和朝鲜的古文字是中文。相对于整体偏小的欧洲城市而言,伦敦的确是欧洲的一个大都市。

牛津

牛津


牛津是古老的大学城,也是我向往已久的一个城市。牛津大学城始建于十二世纪,但具体是从哪一年开始兴建的,已无从考证。在这里,全镇就是一所大学校。牛津是值得牛津人骄傲的,不仅是由于它有众多著名的成就,而且是由于它本身。在牛津,如果你是一位学者,或是一位莘莘学子,都会情不自禁地对它产生一种好感,这种好感可以说是自然表露的,哪怕在剑桥我也并未发现这种好感。每一个有过这一好感的人都会明白,这是对人类共同文明的认同,这一认同是跨越个人文化和个人背景的。在牛津博物馆,我意外地找到了英格兰人最早的来源,即现在的丹麦、德国北部和荷兰。牛津是古朴的,融于它的每一街,每一巷。


利兹


利兹也是英国中北部一个典型的红染色体城市。市中心几乎全是商场的天下,利兹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旅游城市,但是全市的商业化终归还是让我有所惊奇。难怪,在利兹集中了相对数量较多的中国学生和希腊学生,远超过英国本土学生。所以连传教都面向中国人。在街头就有英国人问我是否相信上帝和永生,我说雨下得太大我要回家了。英国的教育商业化水平在这里我有了一个深刻的理解。


约克


约克离利兹不远,却和利兹有很大的不同。它的商业化是为旅游业服务的。约克是英国又一个著名的历史名城和旅游城市。它至今仍然保存着部分罗马时期的古城墙。步行在约克街头,我可以直接感受到罗马文明和中世纪文明对现代文明的推进力。在约克,你不只活在一个时代。在约克城堡博物馆,可以看到一个约克文化同样也是英格兰文化的缩影。在国家铁路博物馆,可以看到英国各时期的火车头和整个英国火车的发展史。在约克,你可以看到街头艺人未必成功的大胆表演。就旅游而言,约克是英格兰的一个亮点。


剑桥


剑桥是从牛津分出来的,所以很大程度上他们有着相似性。剑桥的规模比牛津略小,历史略短。我一直在设想牛津人到剑桥是如何一种感受,剑桥人到牛津又是感觉如何。牛津和剑桥有一年一度的人所共知的校间赛艇。可以想象,最初提出这一赛事的人是具有智慧的。学术不是拿来竞争的,体育可以,而且体育是能和友谊挂钩的。这既可以让友谊长存,又可以让竞争长存。“高手”间自然是心领神会的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