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谁动了我的土豆:爱尔兰对英国,为何结下了理不清的仇怨?

时间:2022-12-06 16:23:35 | 浏览:1290

在美国,德裔一直稳坐第一大族群,排第二位的,则为爱尔兰裔。虽然当今的美国,连总统都带着爱尔兰血统,但在之前的相当长的一段岁月中,爱尔兰人总被看成是北美白人里的贱民,走到哪里,都自带“地域歧视”。甚至,到了1959年,约翰·肯尼迪竞选总统的时

在美国,德裔一直稳坐第一大族群,排第二位的,则为爱尔兰裔。

虽然当今的美国,连总统都带着爱尔兰血统,但在之前的相当长的一段岁月中,爱尔兰人总被看成是北美白人里的贱民,走到哪里,都自带“地域歧视”。甚至,到了1959年,约翰·肯尼迪竞选总统的时候,因为爱尔兰血统、天主教背景,也曾遭遇过各种质疑和嘲讽。

时代周刊封面:肯尼迪宣誓就任第35任美国总统,这也是美国历史上首次由天主教牧师主持宣誓就任仪式

当然,近代的爱尔兰,作为一个廉价劳动力输出的主要来源地,难免被“地域黑”。但老实说,这样的刻板印象,主要还是源自于,曾经的爱尔兰人,初登美洲大陆时的落魄形象和“逃荒者”的身份——这些长着红头发,口音怪异,目不识丁、衣衫褴褛的爱尔兰人踏上美利坚国土时,在其他“高档美国白人眼中”,几乎就是一群“臭要饭的”。

一家店铺上写着:拒绝爱尔兰人、黑人和狗——20世纪初的美国,对爱尔兰人的歧视是公开且理直气壮的

那么,当年还属于大英帝国子民的爱尔兰人,为何在其他族裔眼中,沦落成了“臭要饭的”?

是道德的沦丧,还是人性的扭曲?

不...是英国政府的压榨。


差不多有五百多年的光景,爱尔兰原本就是英国版图的一部分,官方用语也是英语,甚至,在“日不落帝国”的神气时代,一些被成功“同化”了的上层爱尔兰人还曾主动为大英帝国英勇的开疆拓土、冲锋陷阵,表现积极。

可几个世纪以来,中下层的爱尔兰人,因为宗教方面的歧视和各种吸血式的“苛政”,一直没有对大英帝国产生什么“祖国母亲”般的感情,大大小小的独立运动此起彼伏,但每次都无一例外的遭到了英政府的强力镇压,并陷入了一个“以暴制暴”的恶性循环。

比如,电视剧《唐顿庄园》第一季中就演绎过相关情节。后来成了伯爵女婿的司机汤姆,就是个爱尔兰来的“打工人”。最开始的时候,他总想着找机会搞个炸弹暗杀事件,助威民族独立运动,但最终没得手,还“顺便”俘获了三小姐的芳心。

老实说,双方积怨之所以这么深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,在爱尔兰被强行并入英国的过程本身很暴力,之后英国人的统治手法也太恨、太重,几乎从来就没有把爱尔兰民众当自己人,照搬了殖民地的那一套,把爱尔兰人踩在脚下,摩擦了好几个世纪。

对比起来,虽然苏格兰跟爱尔兰人都同为凯尔特人,但苏格兰和英格兰人的贵族圈子和王室血统方面,双方都沾亲带故的。比如,终身未婚的伊丽莎白一世死后,她的大外甥,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一世就继承了英格兰王位,两家并为了一家。

而爱尔兰这边呢,哪儿哪儿都跟英格兰人没什么太大关系,隔海相望的两地,很长一段时期里,基本上是各过各的,并没有什么太大交集。

中世纪早前的时候,爱尔兰人还没有沐浴到“主的光辉”,信仰着一种多神崇拜的原始宗教。

当今正在cosplay原始宗教的的爱尔兰人

直到公元5世纪,有位叫做帕特里克的英格兰牧师冒险上岛传教。

最开始的时候,当地人对这个神神叨叨的男人和他手中的十字架非常反感,为了让他“闭嘴”,打算用石头直接砸死帕特里克。

生死攸关之际,机智的帕特里克随手抓起身旁的一串三叶草,慷慨激情地讲解了一通三位一体的基督原理,并告诉爱尔兰人,信基督,灵魂可得永生。

没成想......剧情迅速反转了,帕特里克牧师立马被岛上居民奉若神明。而因为三叶草是绿色的,所以,绿色也成了爱尔兰人最喜爱的“民族颜色”。

此后,天主教深深扎根于爱尔兰,成了爱尔兰至高无上,不可撼动的国教,三叶草也被认作了爱尔兰的民族象征。

更有这位帕特里克牧师,被爱尔兰人供奉为“圣帕特里克”。

如今咱们看到的这个大英帝国的国旗,其中就带着“圣帕特里克”元素——代表爱尔兰/北爱尔兰的那个红叉,就叫做“圣帕特里克十字架”,和代表英格兰的“圣乔治”,代表苏格兰的“圣安德鲁”一起组成了当今这个米字旗。

谁能想到,就是这个英格兰牧师带来的宗教,为今后的爱尔兰问题埋下了巨大的隐患。

从公元12世纪起,英格兰多次进攻爱尔兰,但没有建立起稳定的统治,加之,双方都信仰天主教,大体上,并未结下很深的梁子。

然而,长期以来,爱尔兰只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联盟,没有形成中央集权的国家,这就给了后来的英格兰以可乘之机。

公元1542年,著名的杀妻狂人英王亨利八世,派兵直接控制了爱尔兰岛,成立爱尔兰王国,并自封为爱尔兰国王,霸道的建立了连一个爱尔兰人都没有的“爱尔兰议会”。

亨利八世(1491—1547)

这时的爱尔兰人,显然是不服的,他们不服亨利八世,更不服这个“国王”主导的英国国教——基督教新教。

也就是从这时起,笃信天主教的爱尔兰人和改信新教的英格兰统治者,开始了历时近五百年的压迫与反抗。

到了17世纪,双方矛盾再次激化。

1642年,英国内战爆发,趁机,爱尔兰人民掀起了反英大起义,试图独立为一个天主教国家。

没成想,当1649年内战结束,作为虔诚清教徒的克伦威尔腾出手来后,马上就派兵杀进了爱尔兰岛,镇压了这群“丑恶的异教徒的叛乱”。

把国王都送上了断头台的克伦威尔,看表情就不很好惹

很快,爱尔兰人遭遇了致命清算,影响了后世数代人。

在英军的铁蹄下,仅仅三年光景,约150万人口的爱尔兰岛,就减少了41万人口。

这41万人中,除了一大部分死于了战乱、屠杀、疾病和饥饿,但也有相当一批人,竟然是被英国政府方面蓄意贩卖到海外,去当“白人奴隶”的(此时黑奴贸易尚未兴起)。

据统计,在1650年,有超过10万名年龄在10至14岁的爱尔兰儿童被迫与父母分离,另有3万名左右成年爱尔兰男子和妇女也被以高价运输和出售到海外。

他们的命运主要是被卖到印度、弗吉尼亚州和新英格兰这些大英帝国的殖民地去当苦力。

紧接着,在17世纪的英国“圈地运动”中,英政府又对爱尔兰人做出了更苛刻的规定——不改变信仰的人不准拥有土地。

原本,1648年英国内战前夕,爱尔兰天主教徒还拥有全爱尔兰土地的59%,到了1751年,他们手中只剩下了5%。

同时,英国政府还规定,信仰天主教的爱尔兰小业主至多只能雇佣两名学徒;天主教徒爱尔兰人不许出国留学,上大学受限制,不能担任公职、陪审员、律师和教师,没有选举权,甚至连个人财产都受到限制,比如,不许拥有价值超过5英镑的马匹。

这样一来,爱尔兰人没了土地,还不让接受高等教育,担任公职、参政议政,搞经营的话,又被限制规模,只能以微型作坊和小店铺的形式存在——这几乎断绝了爱尔兰天主教徒们任何跨越阶级的途径。

他们要想活命,只能卑微地去给英国人“打工”。

然而,跟随后赶上工业革命的其他“城市打工人”不同,大英帝国对爱尔兰的定位是“农业区”。

因此,18-19世纪的爱尔兰,除了北方新教徒聚集区积累了一些工业基础外,大部分区域,还过着跟中世纪差不多的农业生活——那时的爱尔兰,除了极少数的上流人士,几乎全民沦为了“高贵的表盎格鲁-萨格逊人”的佃户,卑微的如同奴隶。

也正因为如此,无论是旧大陆还是新大陆,其他族裔的白人们,看爱尔兰人,总是带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,鄙视他们为“无知愚昧的乡巴佬”。

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爱尔兰农民

同时,英国政府牢牢地控制着爱尔兰的粮食生产和出口。爱尔兰的绝大部分大麦、小麦、燕麦,都要上交给英国,来保证工业发展所需的粮食供应,以实现利益最大化。

好在,此时从新大陆引入的土豆在爱尔兰广泛种植,爱尔兰农民靠着高产又廉价的马